美发

任正非桌上的那本书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2019-11-09 12:0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任正非桌上的那本书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深响原创 作者|周昕怡

2018年12月1日,一个突如其来的事件,刺激了中国人的神经,尤其是,华为总裁任正非的神经。

加拿大应美国当局要求,于温哥华逮捕了他的女儿——现任华为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随即,美国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请求。

孟晚舟已经以五千多万的代价获得保释,但该事件还远远没有结束。美国司法部以盗取商业机密等多项罪名起诉华为与孟晚舟,美国政府也颁布了多项针对华为的禁令。

孟晚舟事件产生的同时,1本书也悄然面世,甚至被发现出现在了任正非的桌子上。

任正非桌上的那本书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这本名为《美国陷阱》的书中所讲的故事,在许多人看来仿佛与华为目前的遭遇有相似之处。

作者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是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的前高管,阿尔斯通曾经是发电和轨道交通基础设施领域的领先企业。他在2013年4月14日美国肯尼迪机场被捕,随后开始了长达5年与美国司法部的斗争。锒铛入狱,上诉无果,还亲眼见证了曾经在法国首屈一指的阿尔斯通支离破碎。他将自己的经历写进了《美国陷阱》中,回顾了阿尔斯通事件的来龙去脉。

通过这本书,「深响」希望能给您带来解读阿尔斯通事件的新视角,了解当事人对该事件的看法,并对您看待当下事件进展有所启发。

任正非桌上的那本书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阿尔斯通事件」

埋藏的雷

视线还得拉回到21世纪初,那时的阿尔斯通正遭受着财务之苦。员工们只有一项使命:将阿尔斯通从破产中拯救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阿尔斯通在印度尼西亚塔拉罕项目中投标,总金额为1.18亿美元。考虑到阿尔斯通的规模,这只是一笔很小的交易;但是在困难时期,它具备了极高的战略意义。

继续讲述这个故事之前,不得不先提及“中间人”的概念。印尼腐败问题严重,要谈成生意,就需要将合同的一部分金额作为佣金,支付给与政府有关系或者有渠道的中间人,以帮助签下合同。

在雇用了两名中间人,经历种种波折以后,阿尔斯通终于在2004年拿下了塔拉罕的项目。为了证明中间人所获酬金正当合法,阿尔斯通瑞士子公司提供了“捏造的服务证明”。而协助开具这份文件的人,正是阿尔斯通瑞士子公司合规部门的成员。

法国对这种中间人的腐败行动不是没有行动。虽然在2000年9月以前,法国在批准并签署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关于反腐败斗争的协议之前,利用中间人来获得国际市场项目是一个被容许的惯例;但在9月以后情况就改变了,法国承诺向国际腐败行为发起斗争。为了显示合规性,阿尔斯通公司制定了严格的中间人审批流程。

不过这仅仅是表象。在首席执行官柏珂龙的领导下,阿尔斯通继续付给中间人酬劳,以求对相关的实权人物如工程顾问、专家和评标委员会成员施加影响。如果风险看上去太高,与其求助于中间人,集团更愿意购买当地分包商(如土木工程公司、安装公司等)的服务。

这种本已司空见惯,在长期中并未受到追责与监管的中间人制度,却成为了往后美国控诉阿尔斯通公司的关键点。

被捕之后

实际上,在皮耶鲁齐被捕之前,美国就已经开始了对阿尔斯通的第一轮调查。先是瑞士方面调查后对阿尔斯通在瑞士的子公司产生了兴趣,随后向几个关系密切的国家传递了信息,如法国、英国和美国。

在巴黎,有关阿尔斯通腐败的案件调查始终处于停滞状态,但在其他国家就不同了。瑞士、英国、法国等政府均开始调查此事件。2010年美国对阿尔斯通进行了深入调查,并查出了阿尔斯通在沙特阿拉伯行贿的事实。面对这样的情况,身为首席执行官的柏珂龙选择了隐瞒事实,尽可能避免风波。

但是正是这样的决定,间接导致了皮耶鲁齐的被捕。

说起美国为何有权力处置一个法国人,还得先谈及《反海外腐败法》。自1977年水门事件后该法律生效,但在长时间中遭到美国主要行业巨擘的质疑。他们认为这项法律将使他们在出口市场处于不利地位。在1998年情况发生了改变:美国国会修改了法律,使其具有域外权力。这意味着美国政府有权追溯任何一家利用美元,或美国服务器,又或其他与美国相干的公司。

效果明显。企业因违犯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而支付的罚款总额在2004年仅为1000万美元,到2016年则猛增至27亿美元。在实施《反海外腐败法》的近40年里,只有30%的调查(474项)是针对非美国公司的,但是它们支付的罚款占总额的67%。在26个超过1亿美元的罚单中,有21个涉及非美国公司,包括德国公司西门子(8亿美元)、戴姆勒(1.85亿美元)等。美国国内企业,石油业巨头(如埃克森或雪佛龙)或国防业巨头(如雷神、联合技术公司、通用动力)的交易却不受影响。

回到阿尔斯通事件上来。作为阿尔斯通的高管皮耶鲁齐的被捕,只是一个开始。这是美国司法部向阿尔斯通公司释放出的信号。在这之后阿尔斯通开始改变策略,向美国司法部呈递文件作为皮耶鲁齐案件的物证,以求自保。

不过这似乎阻止不了美国的继续调查。2013年7月30日,在皮耶鲁齐被迫认罪的第二天,美国司法部便重新启动了新一轮的调查。与此同时,阿尔斯通国际关系部亚洲分部的高级副总裁,中间人合同的3个最终签署人之一霍斯金斯遭到美国指控。

在2013年下半年,阿尔斯通不能不开始与美国司法部进行合作的谈判。而在这段期间,阿尔斯通的业务一样低迷,即便拥有卓着的基础设施业务能力,还是在几个项目的竞争中频频受挫。

阿尔斯通的出售

2014年4月24日,使人震惊的事件产生了。彭博社宣布法国阿尔斯通准备出售其70%的业务,将所有能源业务以约13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它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这件事大多数人都毫不知情:包括法国当时的经济部长蒙特伯格,也包括阿尔斯通的董事会和执行委员会的全体成员,和公司能源部门负责人——其实这件事与他最密切相干——乃至还有公司的财务总监。在阿尔斯通内部,柏珂龙只告诉了两个人:一位是法务总监凯斯·卡尔,负责与美国司法部谈判;另一位是他的副手之一格雷瓜尔·布-纪尧姆,阿尔斯通电网部门的负责人。

通用电气不仅仅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它还体现了美国“至高无上”的权力。2014年,通用电气位列全球第六大公司,业务几乎触及所有战略领域:电力、天然气、石油、医疗设备、航空和运输。2013年之前,它一直持有美国三大商业广播电视公司之一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股权。此外,通用电气旗下的金融子公司,即通用电气金融服务公司是全球领先的金融机构之一。这家子公司受到2008年次贷危机的冲击,如果没有美国政府大规模干预(注资1390亿美元),它不但会倒闭,还会连累母公司通用电气。与福特、通用汽车和沃尔玛一样,通用电气的产品几近在美国的每一个家庭都有一席之地,它属于“美国国宝”。

从2000年开始,通用电气也认识到受腐败案牵连的公司管理层是理想的“猎物”。通用电气毫不犹豫地提出收购这些公司的想法,并以许诺帮助管理层同美国司法部谈判为钓饵。通用电气在10年内通过这种方式收购了4家公司;在电力生产方面,几近通用电气的所有国际竞争对手都曾被美国司法部起诉,并被迫支付巨额罚款,包括ABB、西门子、日立等公司。

一个月以后,2014年6月初,几乎尘埃落定。通用电气在整个谈判过程中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他们表现得很灵活,充分利用了公关的气力。柏珂龙所宣扬的“收购是必要”的观点广泛传播,被媒体所接受并成为“真相”;通用电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做出为法国创造1000个就业职位的承诺;与此同时,宣称竞争对手西门子和三菱的提议过于复杂也难以实行。

终究,另一个成心收购的企业西门子也动摇了。西门子要求美国司法部公开更多有关阿尔斯通案的司法调查情况。相反,通用电气面对美国司法部毫无惧色,它乃至向阿尔斯通提议成为后者的“拯救者”。在通用电气与法国企业的协议中,有一段明确规定,在完成收购后,美方将全权接管其司法负债。

事实上,通用电气具有西门子不知道的诸多信息。通用电气已经在幕后参与了阿尔斯通和美国司法部的为时数月的谈判。这便是通用电气愿意做出付款许诺的原因。

美国的陷阱

阿尔斯通收购的后续显示,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和柏珂龙在媒体面前的承诺不过是镜花水月。

2014年12月19日,阿尔斯通进行全体股东大会,柏珂龙公然通报向通用电气出售案的所有细节。最终签署的协议并不是50∶50的伙伴关系,在这3个合资企业中,美国人拥有所有的权力:组织、战略、金融。

柏珂龙还宣布,阿尔斯通正在与美国司法部敲定最后一份协议。公司终究决定认罪并同意支付罚款。美国司法部确定的金额大约是7亿欧元。这笔罚款须由阿尔斯通(或是该公司的原股东)支付,而不是之前承诺的由通用电气支付。

虽然在这之后收购决议依然受到多方质疑,2015年初欧盟还进行了一次深入调查,但这没法阻止阿尔斯通的能源部门被通用电气公司收购。

这次收购吹糠见米的第一个后果是,通用电气领导层向工会公布了一项大规模重组计划。阿尔斯通能源公司在全球的65000个就业岗位中,有10000个就业岗位将会消失。特别到了2018年春天,通用电气终究意想到,它根本无法创造1000个真正的就业岗位,违背了对法国政府的承诺。

2016年5月13日,阿尔斯通轨道交通公司(阿尔斯通拆分后的剩余部份)在美国起诉了通用电气——法国人觉得他们被愚弄了。

事实上,在出售阿尔斯通能源业务时,美国人已同意作为补偿,出让通用电气的铁路信号业务。但是不久以后,通用电气却反悔了。美国人不同意原本的收购价格。

而且,虽然签署的协议中约定应当由一家法国律师事务所解决争议(以便肯定终究价格),但通用电气却向另外一家仲裁机构——国际商会提起了仲裁请求。阿尔斯通轨道交通公司被迫将该争议提交美国法院,请求恢复其应有的权利。这是两家公司在合并协议生效后的第一次冲突。

2019年,其轨道交通部门正处于被西门子收购的谈判进程中。

「各方评价」

这本书出版之后,媒体舆论、公众观点,各方评价不一,尤其是多个事件当事人,给出了不一样的反馈。

彭博社报道了柏珂龙对于书中指控的反应:“我从来没有受过任何勒索,我从来没有任何压力,无论是来自美国人还是其他任何司法管辖区。”

柏珂龙还向法国议会委员会表示:“我从来没有从任何保护中受益,暗示是毫无根据和侮辱性的。”

而通用电气则对彭博表示,在收购法国公司的能源资产之前,它不会对阿尔斯通提起的法律诉讼发表评论。它还表示对皮耶鲁齐的书及其指控无话可说。

不过从彭博美国商业媒体的视角来看,这笔交易也不怎么划得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阿尔斯通的交易——通用电气完成的最大一笔收购——对美国集团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失望,其去年的230亿美元减记的大部分来自此次收购。”

另外一家美国媒体《华盛顿邮报》则更加关注目前美中磨擦中,中国企业、公众对这样的一本书是什么样的态度。

《华盛顿邮报》注意到“自从它上个月出现在处于中美敌对中心的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的桌上,这本书在中国的销量开始攀升。华为在深圳的总部一直在向近期的访客赠送该书。”

“在铛铛和京东上,书商们突出了两个事件之间的相似性,并称皮耶鲁齐为‘法国版华为事件’的受害者。”

另一家老牌商业媒体《经济学人》则更为全面地对这部书及案件进行了点评:

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的案例很重要,原因有三。首先,所涉及的金额巨大:阿尔斯通面临7.72亿美元的罚款,是美国起诉的外国腐败案件中范围最大的案件之一。通用电气支付170亿美元收购阿尔斯通资产; 他们随后的表现不佳解释了通用电气这家美国企业集团目前陷入困境的部分原因,包括它在2018年10月报告的230亿美元亏损。

其次,多方信息来源意味着我们可以有一个可以用于说明法律程序和商业如何联合为通用电气产生特定结果的可靠解释。前阿尔斯通执行官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本周出版了一本名为“美国圈套”的书。皮耶鲁齐先生不是天使:他是一名被定罪的罪犯,阿尔斯通文件显示,他知道贿赂是为了赢得印度尼西亚一家发电厂的合同。但我们也已经查阅了美国法院文件和法国议会多次调查的材料(最后一次是在2018年进行的),并与行业高管进行了交谈,这些资料都可用于还原前面所说的联合产生特定结果的进程。

最后,该案件引出的美国官员不妥协技能的问题,也使人感到不安。它暗示了,如果外国公司被美国所有,可能会取得更宽松的待遇。阿尔斯通的法律窘境与他们将自己的“工业明珠”出售给通用电气的行动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一直困扰着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内的法国政策制定者们。

2018年9月25日,星期二,下午6点,距皮耶鲁齐在肯尼迪机场被捕已经过去了五年半的时间,距阿尔斯通签署认罪协议并处以7.72亿元罚金也已经过去快四年。在美国监狱里被关了25个月——其中15个月是在高度警戒的监区内——之后,皮耶鲁齐终究重获自由。

不久之前,皮耶鲁齐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华为在5G技术上领先,这也让它成为了美国攻击的对象,美国针对华为的套路和产生在他身上的经历很相似。“我们发现这是一样的,困住竞争对手或从技术上控制竞争对手,我真心希望华为不会像阿尔斯通一样。”

华为并不是当时早已麻烦重重的阿尔斯通,这本书中所讲的也未必是完整的事实真相,但它为我们提供了解读美国经济和政治行动的另一种视角,可以作为现在理解各项事件进展的参考。

而它所描摹的阿尔斯通作为法国商业巨擘陷入泥沼的图景,也值得所有人警醒。

威尔刚香港英文怎么吃

伟哥的效果怎么样

吃了伟哥是什么感觉_吃了伟哥是什么感觉?金戈让他做回真男人!

印度神油 产品介绍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